亚游登录“网红”县长玩抖音:直播时长打败了全国99%的

2019-10-12 10:54 yang

9月5日,多伦县卫健委副主任夏振华在多伦县政府快手问政直播间进行政务直播,并与网友互动交流。摄影/本刊记者 胥大伟

9月5日,多伦县卫健委副主任夏振华在多伦县政府快手问政直播间进行政务直播,并与网友互动交流。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胥大伟

  玩抖音的县长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胥大伟

  发于2019.9.16总第916期《中国新闻周刊》

  9月8日,周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县长刘建军突击巡视草甸草原,一路上刘建军都开着直播。

  多伦县的锡林郭勒草原,在一些自驾游攻略上被列入全国十佳最“野”越野路线。近几年,随着自驾游数量增多,违规越野,碾压草场事件时有发生。

  指着一处半沙漠化的山坡,刘建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由于靠近浑善达克沙地,这里生态脆弱,“两三辆越野车开上去,这片沙窝窝就算毁了”。

  在曾发生越野车碾压草场事件中,依靠短视频直播平台不断发声,刘建军带领多伦县赢得了一场“舆论战”的胜利,而这位善于直播的“网红”县长也因此走红。

  如今,刘建军在“抖音”和“快手”短视频APP上分别拥有5.1万和4.1万粉丝数,直播时长超过全国99%的用户。

  在多伦,直播开始成为县域治理的新尝试,全县各职能部门和乡镇政府开通了直播账号,部门“一把手”则走进直播间。

  多伦县希望将直播制度化,形成一种倒逼机制促进政务公开、提高干部业务素质和部门效率,同时找到一条通达民意的新通道。

  两起草场风波

  刘建军的“走红”和两起越野车辗轧草场事件有关。

  今年7月,一则“35辆越野车因碾压草场被牧民拦下要钱”的推文在网上发酵,多名大V转发,对多伦旅游造成严重影响。刘建军实地核实发现,此事并非发生在多伦县境内。他通过直播进行澄清,要求各自媒体、大V致歉。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8月5日,又一条视频,把刘建军推向了舆论的风口。视频中,一名光头男子面对镜头兴奋地说:“建军,我到家了,你还追呢?认识这车吗?开回来了,宝贝。”

  事情起因同样是因为越野车故意碾轧破坏草场。视频显示,数辆越野车在多伦县境内的锡林郭勒草原越野,画面中泥土飞溅,草地被碾出多条沟槽,植被遭到破坏。

  这条视频点燃了刘建军的怒火。

  他用“快手”连发了8条短视频,视频标题则直接是“你们的良心哪去了”“疯了也不会这样”“谁给你的权力”“越野还是撒野”……要求涉事车辆3日内到多伦县配合调查,接受处罚。

  最终4名涉事车主接受处罚,但另5名越野车主置若罔闻,其中就包括那名光头男子。

  面对挑衅,刘建军用“快手”“抖音”等平台曝光了这段视频,并再次向对方喊话“请你两日内到多伦县接受调查”。

  随着相关视频的“发酵”,多家主流媒体跟进报道,仅在新华社客户端的总阅读量就突破500万。舆论一边倒地谴责破坏草场的行为。

  迫于舆论压力,组织此次越野车活动的北京洪坦汽车订制改装中心主动归案,并接受多伦县做出的罚款、恢复植被、视频公开道歉处罚,而视频的拍摄者邵某则被公司开除,其个人也向多伦县及刘建军作出了道歉。

  回顾“草场风波”,刘建军对《中国新闻周刊》坦言,此次事件暴露出多伦县执法的两难处境,肇事者本身违法成本低,处罚手段有限,而执法机构——草原综合执法大队,并非警察,硬执法反而会带来巨大的舆论风险。为此多伦县一边发动舆论战,一边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取证,检察院也从公益诉讼的角度介入。

  在刘建军看来,此次“舆论战”是一次压倒性的胜利,直播和短视频是他反击最有力的武器。

  在“人人都是记者”的新媒体时代,刘建军认为,直播让每个人都“背上了一个移动的卫星电视台”。

  

亚游登录“网红”县长玩抖音:直播时长打败了全国99%的

  (视频截图)直播中的刘建军

  开通直播账号

  上任多伦县长后,刘建军一直尝试将多伦宣传出去。多伦县境内“山水林田湖草沙”等生态景观丰富,是锡林郭勒草原的浓缩和精华版。然而“好酒也怕巷子深”,如何宣传推介多伦成了一道难题。